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太子殿下带到

标签:未知 发布时间:2020-07-28 点击
皇室狩猎场内,一位身着白衣面目俊秀非凡的少年骑在一匹上等的黑马身上,手里拿着一把精致的银弓,银弓上面还有一些复杂的花纹。如果识货的人看到这把银弓一定会惊讶不已,因为这银弓用的不是普通的白银,而是极为难得,极其稀少的恒银,是一把专为修灵者打造的武器,而且修为越高的人使用起来威力也就越大!
 
“太子殿下!陛下叫您马上回皇宫去,说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!”远远的,一位宫廷侍者一路呼喊着过来。
 
骑在马上的少年不耐烦的应道:“行了,知道了知道了,慌慌张张的。回宫吧!”
 
随行的护卫军马上回答道:“是的,太子殿下!”
 
皇宫紫菀殿内……
 
老国王依兰七世坐在正座上,目光凝视着殿外,不时闪过一丝忧虑。
 
一位宫廷侍者从殿外进来,身后正是当世符律帝国的太子,依兰-浊。
 
宫廷侍者对老国王说到:“陛下,太子殿下带到。”
 
老国王看了看眼前的太子浊,随即挥了挥手,说到:“你们退下吧。”
 
殿内侍者纷纷应声道:“是,陛下!”随即退出了殿堂。
 
“浊,你今年十五岁,本来这些不应由你来承担的,但是父皇就你这么一个皇子,其余的全是你的姐妹,所以注定有些事情得由你来承担。”老国王沉沉的说到。
 
太子浊骄傲的说到:“父皇不必多虑,儿臣虽年幼,但身为太子,儿臣定当为人中之龙!”
 
老国王“哈哈”笑了笑,继续道:“好孩子,不愧是朕的儿子,有魄力!那我就不绕弯子了,直接说正事了!”
 
“父皇请讲!”太子浊应道。
 
老国王叹了口气道:“唉,你父皇我恐怕命不久矣了。”
 
浊有些吃惊的看着面前的老国王,自己的父皇,看到了他眼神里掩盖不了的疲倦,满脸的皱纹和王冠下花白的发丝……
 
老国王继续道:“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,我觉定了,你,依兰-浊,为符律帝国第八代国王!即日举行加冕仪式!”
 
这下浊坐不住了,连忙起身说到:“万万不可,父皇,这万万不可啊!这不符合传统啊!”
 
老国王笑了笑,道:“传统?现在还计较这些干什么?我现在需要帮你把那些权臣处理掉。军部的就收他们兵权,让他们回家养老去,政治上的那些大臣们,有些人该告老还乡的就告老还乡,能散权力散人心的就行了。而散不掉的就……死!”
 
浊有些吃惊的看着老国王,半天才说得出话来:“父皇,我该怎么做?您是知道的,儿臣天性顽劣,本想着等成人之后再慢慢接触皇权之事……”
 
“浊!现在不是该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,你现在在应该想的是如何做好一个国王!一代明君!”老国王有些生气的对浊说到。